扎金花游戏下载


婆婆一个人扶养他长大﹐供他读完大学。


含辛茹苦这四个字用在婆婆的身上﹐绝对不为过!
我连连说好﹐马上给婆婆收拾出一间南向带阳台的房间﹐
可以晒太阳﹐养花草什麽的。


先生站在阳光充足的房间﹐一句话没说﹐
却突然举起我在房间裡转圈﹐
在我张牙舞爪地求饶时﹐先生说﹕接咱们妈去。



先生身材高大﹐我喜欢贴著他的胸口﹐
感觉娇小的身体随时可被他抓起来塞进口袋。


当我和先生发生争执而又不肯屈服时﹐先生就把我举起来﹐
在脑袋上方摇摇晃晃﹐
一直到我吓得求饶。


这种惊恐的快乐让我迷恋。


婆婆在乡下的习惯一时改不掉。


我习惯买束鲜花摆在客厅裡﹐婆婆后来实在忍不住﹕
你们娃娃不知道过日子﹐买花干什麽?又不能当饭吃!


我笑著说﹕妈﹐家裡有鲜花盛开﹐人的心情会好。


婆婆低著头嘟哝﹐先生就笑﹕
M88.COM妈﹐这是城裡人的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婆婆不再说什麽﹐但每次见我买了鲜花回来﹐
依旧忍不住问花了多少钱﹐
我说了﹐他就啧啧咂嘴。


有时﹐见我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她就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
我─如实回答﹐她的嘴就咂的更响了。


先生拧著我的鼻子说
﹕小傻瓜你别告诉她真实价钱不就行了吗?


快乐的生活渐渐有了不和谐的声音。


婆婆最看不惯我先生起来做早餐。


在她看来﹐大男人给老婆烧饭﹐哪有这个道理?

早餐桌上﹐婆婆经常阴著一张脸﹐我装做看不见。

婆婆便把筷子弄得叮噹乱响﹐这是她无声的抗议。



我在少年宫做舞蹈老师﹐跳一整天舞已够累的了﹐
早晨暖洋洋的被窝﹐我不想扔掉这惟一的享受﹐
于是﹐我对婆婆的抗议装聋作哑。


婆婆偶尔愿意帮我做一些家务﹐但她一做我就更忙了。


比如﹐她把用过的垃圾袋通通收集起来﹐说等攒够了卖废塑料﹐
搞得家裡到处都是废塑料袋;
她捨不得用洗洁精洗碗﹐为了不伤她的自尊﹐
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


一次﹐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见了﹐
她啪的一声摔上门﹐趴在自己的房间裡放声大哭。


先生左右为难﹐事后﹐先生一晚上没跟我说话﹐
我撒娇﹐耍赖﹐他也不理我。

我火了﹐ 问他﹕我究竟哪裡做错了?

先生瞪著我说﹕你就不能迁就一下﹐
碗再不乾淨也吃不死人吧?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婆婆不跟我说话﹐
家裡的气氛开始逐渐尴尬。


那段日子﹐先生活得很累﹐不知道要先逗谁开心好。


婆婆为了不让儿子做早餐﹐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烧早饭的重任。


婆婆看著先生吃得快乐﹐再看看我﹐
用眼神谴责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



为了逃避尴尬﹐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买盒牛奶打发自己。


睡觉时﹐先生有点生气地问我﹕
芦荻﹐是不是嫌弃我妈做饭不卫生才不在家吃?


翻了一个身﹐他扔给我冷冷的脊背﹐任凭我委屈的流泪。

最后﹐先生叹气﹕
芦荻﹐就当是为了我﹐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
我只好回到尴尬的早餐桌上。



那天早晨﹐我喝著婆婆煮的稀饭﹐忽然一阵反胃﹐
肚子裡所有的东西都抢著向外奔跑﹐
我拼命地压抑著不让它们往上翻涌﹐
但还是压不住﹐我扔下碗﹐衝进厕所﹐吐得稀裡哗啦。



当我喘息著平定下来时﹐听见婆婆夹杂著家乡话的抱怨和哭声﹐
先生站在卫生间门口愤怒地望著我﹐
我乾张著嘴巴说不出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和先生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婆婆先是瞪著眼看我们﹐
然后起身﹐蹒跚著出门去了。



先生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下楼追婆婆去了。


意外迎来新生命﹐却突然葬送了婆婆的性命!


整整三天﹐先生没有回家﹐连电话都没有。


我正气著﹐想想自从婆婆来后﹐我已经受够委屈了
﹐还要我怎麽样?


莫明其妙的﹐我最近总想呕吐﹐吃什麽都没有胃口﹐
加上乱七八糟的家事﹐心情差到了极点。


后来﹐还是同事告诉我﹕芦荻﹐你脸色很差﹐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怀孕了。


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为什麽突然呕吐﹐幸福中夹著一丝幽怨﹕
先生和曾经是过来人的婆婆﹐他们怎麽就丝毫没有想到这点呢?


在医院门口﹐我看见了先生。

仅仅三天没见﹐他憔悴了许多。


我本想转身就走﹐但他的模样让我心疼﹐没忍住﹐我喊了他。
先生循著声音看见了我﹐却好像不认识了﹐



眼神裡有一丝藏不住的厌恶﹐这冰冷地刺伤了我。

我跟自己说不要看他不要看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那时﹐我多想向先生大喊一声﹕
亲爱的我要给你生个宝贝了!然后被他举起来
﹐幸福地旋转。



我希望的并没有发生。


在出租车裡﹐我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

为什麽一场争吵就让爱情糟糕到这样的程度?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想先生﹐想他满眼的厌恶。
我握著被子的一角哭了。


夜裡﹐家裡有翻抽屉的声音。


打开灯﹐我看见先生泪流满面的脸。

他正在拿钱。

我冷冷地看著他﹐一声不响。他对我视若无睹﹐
拿著存摺和钞票匆匆离开。


或许先生是打算彻底离开我了。


真是个理智的男人﹐情与钱分得如此清楚。

我冷笑了几下﹐眼泪哗啦哗啦 的流下来。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想彻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找先生好好谈一谈。


找到先生的公司﹐秘书有点奇怪地看著我说﹕
陈总的母亲出了车祸﹐这几天都在医院裡呢。

我瞠目结舌。


飞奔到医院﹐找到先生时﹐婆婆已经去世了。

先生一直不看我﹐一脸僵硬。



我望著婆婆干瘦苍白的脸﹐眼泪止不住﹕天哪!怎麽会是这样?

直到安葬了婆婆﹐先生也没跟我说一句话﹐
甚至看我一眼都带著深深的厌恶。



关于车祸﹐我还是从别人嘴裡了解到大概﹐
婆婆出门后迷迷糊糊地向车站走﹐她想回老家﹐
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
穿过马路时﹐一辆公车迎面撞过来……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的厌恶﹐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呕吐﹐
如果我们没有争吵﹐如果……在他的心裡﹐
认定我是间接杀死他母亲的罪人。



先生默不作声搬进了婆婆的房间﹐每晚回来都满身酒气。
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怜的自尊折腾得喘不过气来﹐
想跟他解释﹐想跟他说我们快有孩子了﹐
但看著他冰冷的眼神﹐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宁愿先生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
虽然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故意要它发生的。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著重覆下去﹐先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我们僵持著﹐比一般的陌生人还要尴尬。

我是繫在他心上的死结。



一次﹐我路过一家西餐厅﹐穿过透明的落地窗﹐
我看见先生和一个年轻女孩面对面坐著﹐
他轻轻地为女孩拢了拢头髮﹐我就明白了这一切。


先是呆住﹐然后我进了西餐厅﹐站在先生面前﹐
死死盯著他看﹐眼裡没有一滴泪。



我什麽也不想说﹐也无话可说。



女孩看看我﹐看看我先生﹐站起来想走﹐但我先生伸手按住她﹐
然后﹐同样死死地﹐一样绝不示弱地看著我。


我只能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
﹐一下一下跳动在濒临死亡般的苍白边缘。


输了的是我﹐如果再站下去﹐我会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倒下的。


那一夜﹐先生没回家﹐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
随著婆婆的去世﹐我们的爱情也死了。


先生再也没有回来过。


有时﹐我下班回来﹐
看见衣橱有被动过──是先生回来拿一点自己的东西。


我不想给他打电话﹐原先还有试图向他解释一番的念头﹐
但一切都已经彻底失去了。



我一个人过生活﹐一个人去医院作产检﹐
每每看见有男人小心地扶著妻子去做产检﹐
我的心便碎的不成样子。


同事隐约劝我拿掉算了﹐我坚决说不﹐
我发疯似的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也算是对婆婆的死的补偿吧。



我下班回来﹐先生坐在客厅裡﹐满屋子烟雾弥漫﹐
茶几上摆著一张纸。

没必要看﹐我知道那裡面写了什麽内容。


先生不在家的二个多月﹐我逐渐学会了平静。

我看著他﹐摘下帽子﹐说﹕你等一下﹐我签字。

先生看著我﹐眼神複杂﹐和我一样。


我一边解大衣扣子一边在心裡对自己说﹕
不哭不能哭……眼睛很疼﹐
但我决不让眼泪流出来。


挂好大衣﹐先生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已然隆起的肚子。


我笑了笑﹐走过去﹐拖过那张纸﹐
看也不看﹐签上自己的名字﹐推还给他。

芦荻﹐你怀孕了?

自从婆婆出事后﹐这是先生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再也管不住眼睛﹐眼泪一瞬间哗啦地流下来。


我说﹕是啊﹐不过没事﹐你可以走了。


先生没走﹐黑暗裡﹐我们对望著。


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眼泪渗透了被子。


而在我心裡﹐很多东西已经走远了﹐远到即使我奔跑都追不到了。


不记得先生跟我说过多少遍对不起了﹐
我也曾经以为自己会原谅﹐但却不能﹐
在西餐厅先生当著那个女孩的面﹐
他那冰冷的眼神﹐这辈子﹐我忘记不了了。



我们在彼此心上划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我的﹐是无意的;他的﹐是刻意的。


期待著冰释前嫌﹐但过去的已无法再重来!


除了想起肚子裡的孩子时心裡是暖暖的﹐而对先生﹐
我心是冷如冰霜﹐ 不吃他买的任何东西﹐
收他的任何礼物﹐不跟他多说一句话。


从在那张纸上签了字后﹐婚姻以及爱情统统在我的心裡消失了。

有时先生试图进卧室﹐他来﹐我就出去客厅﹐
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间。



夜裡﹐从先生的房间有时会传来轻微的呻吟﹐我都一声不响。

这是他习惯玩的伎俩﹐以前只要我不理他了﹐他就装病﹐
我就会乖乖投降﹐关心他怎麽了﹐他就一把抓住我哈哈大笑。


他似乎忘了﹐那时﹐我会心疼是因为有爱情﹐
而现在﹐我们还有什麽?


先生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一直到孩子出生。

他几乎每天都在给孩子买东西﹐婴儿用品﹐儿童用品﹐
以及孩子喜欢的书﹐一包包的﹐快把他的房间堆满了。


我知道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感动我﹐而我完全不为所动。


他只好关在房间裡﹐用电脑批哩啪啦敲字﹐
或许他正网恋吧﹐但对我已经是无所谓的事了。



隔年春未的一个深夜﹐剧烈的腹痛让我叫了出来﹐
先生一个箭步衝进来﹐好像他根本就没脱衣服睡觉﹐
为的就是等这一刻的到来。


先生背起我就往楼下跑﹐拦车﹐一路上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不停地帮我擦掉额头上的汗。


到了医院﹐背起我就往妇产科跑。


趴在他干瘦而温暖的背上﹐一个念头忽然闯进我心裡﹕
这一生﹐还有人会像他这样疼爱我吗?



先生扶著产房的门把喘息著﹐看著我被推进去﹐
那眼神是暖融融的﹐我忍著阵痛对他笑了一下。


从产房出来后﹐先生望著我和儿子﹐
眼睛湿湿地笑啊笑啊的。


我摸了一下他的手﹐却是意外的冰冷
先生望著我﹐微笑﹐然后﹐缓慢而疲惫地瘫软倒下。


我放声叫喊著他名字……

先生依然笑著﹐但没睁开那疲惫的眼睛……

我以为这一生我再也不会为先生流一滴泪﹐

而事实却是﹐从没有过的如此剧痛撕扯著我的身体。



医生说﹐我先生的肝癌发现时已是晚期﹐
他能坚持这麽久真的算是奇蹟。
我问医生什麽 时候发现的?



医生说在五个月前﹐然后安慰我﹕好好的准备后事吧。


我不顾护士的阻拦﹐回到家﹐衝进先生的房间打开电脑﹐
心跳一下子被疼痛窒息了。


先生的肝癌在五个月前就已发现﹐他在夜裡的呻吟是真的﹐
我居然还以为……


而电脑上满满的20多万字﹐是先生写给儿子的留言﹕
孩子﹐为了你﹐我一直在坚持﹐我要撑到看你一眼再倒下﹐
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
我知道﹐你的一生会有很多快乐或者遇到挫折﹐
如果我能够陪你经历这个成长历程﹐那该有多麽美好﹐
但我想爸爸我没有这个机会了。



爸爸在电脑上﹐把你一生可能遇到的问题一一地写下来﹐
当你之后遇到这些问题时﹐或许你可以参考爸爸给你的意见…………
孩子﹐写完这20多万字﹐我感觉像陪你经历了整个成长过程。



真的﹐爸爸现在很快乐。


好好爱你的妈妈﹐她很辛苦﹐
她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也是我这世上最爱的人……
从儿子去幼儿园到读小学﹐读中学﹐大学﹐
到工作以及爱情种种方面﹐巨细靡遗都写到了。



先生也给我写了留言﹕
亲爱的﹐娶了你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原谅我对你的伤害﹐原谅我隐瞒了病情﹐
因为我想让你有个好的心情等待孩子的出生……


亲爱的﹐如果你现在哭了﹐那代表你已经原谅我了﹐
那我就会笑了﹐谢谢你一直爱著我…还为我生了个孩子…


这些礼物﹐我想我是没有机会亲自送给孩子了﹐

请你每年替我送他几份礼物﹐
包装盒子上都写好了送礼物的日期……亲爱的……
回到医院﹐先生依旧在昏迷中。



我把儿子抱过来﹐放在他身边﹐我说﹕
你睁开眼笑一下吧﹐我要让儿子记住在他爸爸怀裡的温暖……


先生艰难地睁开眼﹐微微地笑了一下。

儿子偎依在他怀裡﹐舞动著粉红色的小手。

我喀嚓喀嚓按下快门﹐泪水在脸上放肆地流……

--------------------------------

亲爱的朋友们 :

这一篇来自中国报导的真实网络的故事与你们分享,

首先仍然要跟大家报告一下这次的材料
非常的简单只需要预备:
红豆一包
糖:白糖+黄糖(白糖、黄糖、红糖都有人用)
盐少许


料理过程如下:
1。将红豆用清水洗淨,女性不能多吃,

捷克‧布拉格-最美小镇★克伦诺夫★
捷克最美的小镇-克伦诺夫(世 />【中医师美颜秘方:10种天然抗老食物】
   

10646692_778702298859916_6614005336386819252_n.jpg (40.3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4-10-8 10:08 上传


1.【香菇】百菇汤热量低、纤维高又有饱足感,是女中医们最常用来减重的汤料理。 每年九月至十一月底是咖啡采收期,据说咖啡树有个怪脾气,同株树的开花时间不尽相同,可能相差数十天才开花,因此果子的成熟期也不一致,才会有一串果实裡有绿、黄、红、黑多种颜色。
猜掉, 在桃园市很多人知道的老牌咖啡简餐*绿舍咖啡美食馆*

餐点咖啡饮品都蛮好吃的喔

也开了蛮多间分店的

个人比较习惯去中正总店吃

和同事们也常去那聚餐

总店地址:桃园市中正路1377号
twapple_sub/640pix/20131022/MN12/MN12_001.jpg"   border="0" />
小天池因前一晚下雨而蓄满,>金牛座:

金牛座这个金星的子民, 一般柴烧作品大都以陶土为主
此件苏乙宸茶仓作品是以瓷土来表现
瓷土完成后表面上完全没有施以任何人工釉料<功效,!』林副队长重重的"哼"了一声, 不晓得大家还记得前阵子很红的杰哥吗?
看到他粉丝团有放新的影片
这次是古装扮相 要收服九尾狐 一听到经典台词「让我看看」差点回「杰哥不要啊」XD


婉、有女人味且个性独立却不强出头的女性。 台式粿仔条

主材料:粿仔条、虾皮、红葱酥、香菇丝、芹菜、小白菜、盐、柴鱼精
高汤材料:水4斤、猪骨1斤、竹笋1/2斤、葱、薑、米酒、虾米1两、大白菜1/2斤
醃肉材料:酱油1茶匙、米酒1茶匙、水2大匙、太白粉1大匙
肉燥材料:里肌肉1/2斤、猪油、:掌叶槭、青枫、紫叶槭、红榨槭
分布:松庐、福寿山庄、製茶厂、鸳



我刚上网看到85度C 每週五购买香蕉巧克力8冰乐 第二杯5折唷!!!

QWQ....(好想喝喔~~~)

但找不到人跟我搭.....XDD
<到不能再熟悉的军用大皮鞋的脚步声。


换到现在的公司上班后~经常跟同事一起团购,网络上流行的宅配美食,我们几乎都不会放过,只要是热门网购美食Top10我们都一定会来给他揪一下~办公室都快变养猪场了!
坐我对面的乾炒,

红叶前线第四弹 逢周二见报

前几天天冷加上下雨,让变叶植物愈来愈缤纷。僱佣兵,我希望以佣兵身分加入这次的任务,请陈SIR带我去办理手续好吗?』

        陈队长道:『不管怎麽说,这裡你是最熟悉的了,你以前的寝室和装备`武器都在原来的地方,你随时可以使用!只不过这个武器嘛....』看著陈队长複杂的表情,我问道:『武器怎麽了?』陈队长笑一笑道:『待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哈哈!』

        跟著陈队长去将僱佣兵的手续办理完后,我先到寝室换上军服,离开了两年这内务柜裡的军服竟然还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味,我想应该是陈队长请人洗好的吧!陈队长走了进来看一看我道:『你果然还是当军人的料啊,这军服穿在你的身上感觉就是不一样!』我说了声"谢谢"便道:『陈SIR,大家应该也都准备好了,为了不拖延时间,我想去看看武器的状况』陈队长道:『没问题,跟我走吧!』

        我们来到了一个大型的军火库,看样子是在我离开后才改建的,军火库中有十八个钢製的柜子,每个柜子的门上均有一道密码锁,我问陈队长:『这十八个柜子有什麽特别的吗?以往所使用的T65K2并没有这麽慎重的保存啊?』

        陈队长喊了一声:『001到017开门!』只见编号001~016的钢柜陆续的打开,裡头均是国外才有的步枪`衝锋枪`狙击步枪`散弹枪以及各式手枪,而017裡面放置了各式的狙击镜`内红点瞄准镜`红外线瞄准器`枪灯还有各式枪枝的鱼骨护木`改造枪托等等;这时候陈队长对我道:『看一看最后一个柜子再决定用哪一把枪吧!018开门!』

        018柜子打开时我呆住了,裡头竟然是各式黄金版`白金版的枪枝,这真是太令人震撼了,陈队长道:『这是国防部最近花了一笔很大的预算为SF特战队注入的新血,而018的柜子虽然我当初也极力反对这种枪枝的输入,但是国防部采购部门已经下单,只好先放在这代为保管,灰狼你要使用吗?』

        我转过身走向了放著M4A1的012钢柜拿出了一把,拉了拉枪机道:『在还没救出Red Wolf前,我还不能死!』接著我又取了一把"贝瑞塔手枪"还有M4A1所使用的各式配件向军火库的管理军官登记随即由陈队长带路走向运输机,接近运输机时遇到了催促队员上飞机的林副队长~

        陈队长向林副队长道:『林副,灰狼已经到了,接下来的计画及任务分配就交给你了,记住我刚刚跟你说的话!』林副队长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道:『灰狼,你还有脸回来啊?怎麽,被羞辱的还不够?』

        我翘了翘嘴角道:『你早上刷牙了没有?吃了狗屎吗?』林副队长气极:『我告诉你!即使今天你不是SF特战队一员,也还是要听我的命令行事,我让你往东你最好不要给我往西边去,否则就按照军法审判,反正你也不是没吃过牢饭!』我不置可否的道:『随便你!』

        陈队长站了出来道:『够了!林副~你忘了我是怎麽跟你说的吗?出发在即都别给我惹事!这次的任务关係到整个SF的存亡,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合作!』林副队长看了我一眼道:『丢脸!』随即转身上飞机,我望著他道:『脸~也是自己凑过来丢的!!』

陈队长叹了一口气道:『灰狼,别跟林副计较,他的人天生的心直口快,这次任务是由他带队,一切听从他的指挥,了解吗?』我正了正身子:『是!!』

SF特种部队 第三章 出发

--运输机上--

        林副队长:『注意!我先自我介绍,我是SF特战队的副队长"林正隆",你们可以叫我林副或是Jackal(胡狼)』林副队长从座位上拿起一叠资料道:『今天在座的各位虽然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佣兵,但在我们国家也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相信应该都能听懂`看懂中文吧!』

        他将资料递给靠近他身边的一个黑人道:『把资料传下去,每人一份!』继续道:『资料中有关于这次任务中所要救援对象的照片及个资以及空拍地图,地图是三天前由卫星拍下的,因此不会有太大的误差,主要是要你们记住每个救援对象的长相以及身体特徵~』

        他缓了缓:『地图中的沙漠区域建筑物也就是这次救援对象遭到囚禁的位置,具体是哪一个建筑物内我们并不清楚,这就要靠各位了!成功营救到对象之后将敌军所有交通工具破坏,我不管你们是要爆破或是拆解,利用各种手段去达成,以避免遭到追击!记住你们只有五天的时间,有问题吗?有不清楚的吗?』

        我提出疑问:『这次救援的对象是第一批出任务的人还是去营救第一批人的第二支特战队?』林副队长带著佼讦的笑容道:『是第二支特战队!』我握紧了拳头道:『即使你不去,我也会把他们全都救出来!!』

        『痴人说梦话!』说话的是刚刚那位黑人:『你以为你是谁!?约翰.蓝波?叶问?还是金钢狼?救出一批人已经不容易了,没人会陪著你去送死!』

        林副队长接著道:『灰狼,我警告你!这是命令!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救出第二支特战队!别说我没关照你,死在那个地方是不会有替你收尸的!』林副队长又道:『这次任务你们的领导者就是他,美籍的黑人"杰利",杰利~你向所有人介绍各位队员的名称及身分和擅长使用的武器,交给你了!』林副队长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就进入了驾驶舱~『大家好!我是杰利,美国人,30岁,擅长使用的武器为M4A1以及90手枪,之后的五天我们会是最亲密的战友』
        
        杰利续道:『在我右边这位男士是荷兰人,叫做"汉克",四十二岁,擅长使用狙击枪以及散弹枪,还有一个特殊专长,就是"车辆维修改造",他跟大部分人一样以前都不隶属于任何军事机构,他是荷兰的特警!』这位大叔的轮廓很深,相当俊朗,唯一与年龄不协调的是他那一头的白髮,头上戴著牛仔帽使人无法看到他的眼神更令人觉得神秘!
        
        『汉克右边的这位是法国人,叫做Le Loup garou(法文),意思就是狼人,前身是法国宪兵特勤队,31岁,他自己是说大家可以叫他"阿狼",擅长使用M16步枪以及手枪,专长是情报蒐集』以前听说过法国人会以出生的日期来命名,这位"阿狼"显然并不是,或许也是一个代号吧!要是他知道我的国家以前有部电影叫做"再见阿郎"描写的是一个悲情的故事,不知会做何感想,阿狼的样子就跟普通的法国人一样,就是那种丢到一堆法国男人裡头你就认不出来那一种~

        『接著就是我们这一支佣兵团中唯一的女性队员,她是香港人,叫做刘玉,前身是香港SDU飞虎队,是来这个国家寻找亲人,但是目前仍然没有消息,擅长使用UZI衝锋枪及手枪`散弹枪,专长是"爆裂物拆解"』这是一个留著短髮长相俏丽的女性,估计约是27`28岁,资料上并无记载他的年龄,呵~女孩子的通病啊!打从上了运输机这个刘玉就没说过任何一句话,只是低著头翻阅资料;基于他是香港人的关係语言是相通的,我也特别留意她~

        『刘玉身旁这位是"陈佑伟",目前是台湾宪兵特勤队"夜鹰"的队员,是陈队长邀请来的,阶级上士,25岁,虽然是一名士官,大家也别小看他,若是他手上有武器就没有人动得了他,擅长使用各式步枪`衝锋枪及手枪,专长是"爆破"』本来我还以为他是新加坡人,没想到是台湾人,这个佑伟倒是跟我一个朋友很像浓眉大眼还有刀销出来一般的轮廓,我那位朋友的父亲叫做"龙五",他叫做"龙七",他父亲据说是香港赌神的贴身保镳兼密友!他也是姓陈又是陈队长邀请来的,不晓得他们之间的关係如何?

        『最后是灰狼,由于他刚刚才报到,资料上并没有登录,还是请灰狼自我介绍吧!』杰利说完便坐了下来,等著我发言

        我站了起来扫视了大家一眼道:『我是灰狼,我不管各位今天是基于什麽理由要执行这个任务,但是我先跟各位说清楚』他们听到我这麽说纷纷抬头看我;『营救第二批特战队的任务,我会和各位一同执行,5天后不管任务成功与否,请大家随著林副队长的安排离开此地,接下来的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阿狼开口道:『灰狼还是先把第一个任务完成比较重要吧,还不晓得有没有那个运气能够离开勒,哈哈』

        佑伟拉了拉降落伞的副伞拉绳道:『灰狼陈队长说过了,要我们听从林副的指挥,你要有任何行动之前..请三思!』

        其他人似乎对我所说的也不予置评,我也庆幸不必多费唇舌跟他们解释太多;这时候佑伟靠了过来低头装著拿取硬式腿挂枪套时用极微小的声音对我道:『不过,规矩是人定的,现在你可不能丢下我囉!』

        我望著他那稚嫩的脸庞心想著:『唉~又一个麻烦!』

        接下来一路无话,大伙沉思的沉思`睡觉的睡觉;这个佑伟精神特别好,一把T91擦了又擦都不知道上了几层油了,不晓得是台湾的军人比较谨慎还是擦枪是他们的习惯动作?

        驾驶舱的红色警示灯亮了,林副由驾驶舱中走出来道:『各位,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所有装备上身,准备由目的地五十公里外空降,记住!接下来的行动由杰利主导,我预祝各位顺利完成任务!』

        我穿上战术背心将弹包扣上后戴上钢盔检查降落伞,所有人几乎做著同样的动作;接著警报声响起,舱门缓缓打开,高空冷冽的空气迅速衝进机内,这时候基本上已经无法听清楚别人所说的话,林副打著手势要所有人依序跳出
        
        首先是由佑伟先跳了出去,其他人陆续动作,我是最后一个;我深吸了一口气欲跳出舱门时,林副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看他,他做出拍打右边胸口的动作,我透过面具狐疑的看著他,他也没说什麽,接著便将我推了出去,我在面具裡大骂"你这个浑蛋!"好歹也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



SF特种部队 第四章 陷阱

        降落到地面后佑伟已经在警戒著四周,我们将降落伞就地掩埋,杰利拿出地图及指北针道:『总部提供的物资也在刚刚空投下来了,我们先将物资取得再做下一步行动,佑伟警戒后方,大家跟上!』

        只听佑伟小声嘟哝了一句:『后面!?』对我指了指屁股,我翻了一下白眼用大拇指朝他后方指了一下,他『哦~』了一声道:『讲清楚嘛!』

        当然,我跟他的对话其他人并不知道,不清楚在我前面的刘玉是不是有听到!?

        大家随著杰利的方向走了近两百公尺,就发现了一个军方专用的绿色铁箱垂吊在半空中,杰利抓住绑著铁箱另一头绳子向刘玉做了一个手势,只见刘玉抽出一把军刀随后甩向降落伞的绳子,降落伞应声而断,杰利再利用树丫缓慢的放掉绳子将铁箱垂降下来。 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 水果日报
 

兰屿 探访小天池 观夕阳

夏天的兰屿,是旅游大旺季,游客多、机位难求,避开这时候,便可悠哉悠哉地逛小岛,更为閒适。
她 说 , 她 有 很 多 朋 友 , 有 一 个 温 馨 的 家 庭 ,

有 学 识 、有 运 气 、 有 健 康 , 还 拥 有 一 头 很 可 爱 的 小 狗 。

Comments are closed.